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鉴证咨询行业“营改增”试点后外包业务出现新情况
来源:http://www.mufi-mufi.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09-04 23:58 * 浏览 :

  关联方相互外包开票,以达到做大目的。由于某些特定鉴证咨询行业有收入规模对应资质要求,“营改增”后一些企业通过与关联方相互虚开方式增加收入,由于取得的可以抵扣,这样双方相互确认收入成本后,税负没有影响,但双方收入规模直接上升。

  一般纳税人税负上升,以外包形式分流收入以减轻税负。按现行,鉴证咨询行业营业额500万元以上的可认定为一般纳税人,税率为6%,而500万元以下的作为小规模纳税人,简易征收率为3%,名义税负相差3个百分点,由于鉴证咨询企业属于高端人力资源密集型行业,以专业性的人力资源为企业的竞争源泉,对应企业的成本构成以人工、办公室租金及相应办公费用为主,实际可抵扣成本很少,据测算可抵扣成本占总成本占比约为0.6%-0.7%,因而实际税负差为2.3%-2.4%。以本地一家大型会计事务所为例,2012年该所收入3.8亿,全年支出中可抵扣的进项税额仅为100万。营改增后,按2012年数据测算整体税负为(38000*6%-100)/3800/=5.4%,比营改增前营业税税负率增加0.4%。这也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企业通过外包方式降低税负的动机。

  外包业务开票环节监管弱化,重票不重合同。原营业税制度下,对于外包业务差额征税的要求外包业务一笔出包需对应一笔总包合同,业务比较清晰。纳税申报时,对差额征税的每笔外包业务均要求在地税系统中申报扣除,管理上比较严格。“营该增”后,申报监管理应要求票流、资金流及货物流三者统一的模式。但由于鉴证咨询外包的业务属于服务业,一方面其采购内容没有有形商品为附着,实务中对提供的承包方提供的服务内容真实性很难判断。另一方面由于服务业收费很少有市场公允价,对外包合同的金额也难以同类商品类比把握,因而国税局更注重专用的抵扣认证环节,而对外包合同监管方面有所弱化,这也间接给予企业有更大的空间去操作外包业务。

  目前鉴证咨询行业常见的外包业务主要有两种:一是以总部牵头承接业务,再以分包的方式外包给异地分支机构完成。二是业务发展需要,向其他关联行业如税务师事务所、评估中介机构等采购专业技术服务。

  调研中发现某会计事务所下属税务师事务所、工程公司、评估公司是的法人机构,完全能够开展、工程业务级评估业务,但通过会计事务所总体来签订合同,通过分包形式将对应业务分包给对应及评估公司。2012年12月该事务所通过分包操作支付公司分包结算款600万、工程公司692.8万元及评估公司986万元。

  前后甲乙双方税负没有变动,但双方收入规模均增加了200万。而于行业统计时,收入规模是简单相加的。这样相互开票后直接增加行业总体收入400万,不利于行业监管。

  政策:(一)加强税务抵扣环节监管,砍断虚开抵扣链条。对于外包取得抵扣环节,税务机关在现有认定系统外,采用对总包合同与出包合同逐一对应的方式。这方面可参照原营业税差额征税的模式,即要求企业再单独报备出包业务情况及获取情况。(二)对一般纳税人税负增加问题,一是适当降低适用税率,比如由6%降低为5%。以上述会计师事务所为例2012年该所收入3.8亿,全年支出中可抵扣的进项税额仅为100万。若税率将为5%,企业税负率变成(38000*5%-100)/3800/=4.73%,低于“营改增”前5%的营业税税负率,也缩小了与小规模纳税人3%的税负率差。这样可消除一般纳税人由于规模较大反而造成税负上升、竞争力下降的不利因素。二是考虑到鉴证服务业的行业特点,能否将人力资源成本纳入进项税额的抵扣范围,有利于行业整体的长远发展,人力成本抵扣可设定最高的抵扣税率,超过最高比率的部分不再抵扣。(三)加业监管,打击外包业务虚开情形。加业监管,以行业协会为牵头对行业经营中的外包业务监管,通过多走访、查阅企业账务合同方式,了解行业内企业外包经营情况,重点监管虚开做大收入规模或转移利润情况。

  举例:甲公司鉴证收入500万元,关联方乙鉴证公司收入为1000万元,假设没有其他可抵扣成本。甲公司为500*6%=30万元,乙公司为1000*6%=60万元。若甲公司开票200万给乙公司,乙公司也开票200万给甲公司,这种情况下甲公司为 (500+200)*6%-200*6%=30万元,乙公司为 (1000+200)*6%-200*6%=60万元。

  “营改增”前,浙江省内鉴证咨询行业的外包业务视同代理业务实行差额征税。“营改增”后由于政策所带来的征管、税负方面的变化,外包业务发展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值得关注。